镇海这小区手工坊里有位“身怀绝学”的总教习

“总教习”范奶奶。

“左过2,右串2;左过3,右串1;左不过,右串4……”如果没有人指点,这样“没头没脑”的文字,是不是更像是某本武功秘籍里的招式?

没错,这些是招式,却并非“武林绝学”,而是范银娣奶奶用来教授制作串珠的“教程”。在镇海招宝山街道胜利路社区清川佳园小区自治互助站的都阿姨手工坊里,今年75岁的范银娣,就是这里的“总教习”。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该手工坊里一探究竟。在小区一幢居民楼的二楼,有间面积约七八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头满满当当地放着许多手工制品,剪纸、中国结、串珠、帽子……犹如一个小商店,琳琅满目。

“都阿姨手工坊”是其中一个小隔间,面积不到15平方米,9名年纪稍长的阿姨们正围坐在长桌旁,一边热热闹闹说着话,一边忙活着手里的剪纸。这其中,有人在裁纸,有人在画样……手指翻飞,一切都显得熟稔而利索。

不一会,桌上叠起了厚厚一摞“春”字。“这些剪纸,你们是自学的还是有人教?”记者一打听,阿姨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在外间大厅里坐着的一位老人:“那是范奶奶,都是她手把手教我们的。”

大厅也摆着一张长桌,桌上摆着不少串珠原材料和成品。范奶奶正聚精会神地指导一名阿姨,“这里,左边要过1个,右边串2个,对,这个白色的珠子……”

“这里的串珠,都是范奶奶教的。”胜利路社区的网格长李永杰告诉记者说,范奶奶会的可多了,别看她已经是七旬老人,但精神矍铄,心灵手巧。

说话间,范奶奶拿出了一个红色封皮的文件夹。打开一看,一叠A4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制作串珠的技法。从中可以看到,即便是狗,也有花绒狗、北极狗、转头狗、转头花狗等不同的种类,不同的技法,非常繁琐,有些写了满满两页纸。

“是以前买回来过,拆开,自己琢磨一下,再装回去,这就算学会了。”范奶奶高兴地说,这些手工活也是触类旁通的,秘诀在于多看、多动手、多思考。很多其他作品,她只要看到形状就能琢磨着自己做出来。现在,她把自己的经验和手艺,都倾囊传授给社区的阿姨们。

至于这些“教程”,则是范奶奶一笔一划手写出来的心血。“要上课了,我就给她们复印好,每人发一张,对照着学。”范奶奶告诉记者,如果把她会的剪纸、胸针、中国结等都算进来,她怕是会上百种手工技法!

都杏娣是这家手工坊的负责人,据她介绍,今年以来,她们完成手工成品6369件,送给973人,义卖筹得2125元。平时这里有28名阿姨在做手工坊,固定时间是每周五下午。“范奶奶的加入,可以说是‘打开了局面’,吸引了社区很多退休的老年人来参与,而且做出来的成品质量很高,大家反响都很好。”

宁波晚报记者 马涛 通讯员 罗梦圆 乐巧琼 林意然 文/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